听到这里江行远镇定许多大型猫科动物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07日

  岳离没受过这样的拒绝与羞辱,似有惊讶的看着江行远。这时门外有报,讲那个唐门被他派出的人抓了个正好。

  “岳离,我是靖安,你不是。”男人语气里的得意与嘲讽刺得岳离太阳穴剧烈的跳动起来,同以往都不一样的,岳离刹那间拔出佩剑砸开了牢锁。呛啷声下狠狠箍住唐门喉咙,重重推挤到阴湿冰冷的墙壁上。

  江行远醒过来的时候偌大房屋里昏昏暗暗,只有有童偶烛台上微光闪闪,惑人的熏香缭绕其中,渺渺烟缕攀着跳动的火苗缭绕。

  行刑的时候岳离就在一旁看着,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被痛击膝盖跪下,拆去绳索的瞬间如同暴躁兽类一般回肘打趴下缚他的两个壮汉,又被一拥而上的众人一拳砸到脑后,生生卸了甲胄,牢牢绑缚在立柱上。施刑的壮士拖出浸在辣椒水里的荆条,奋力鞭在男人背后,皮肉绽裂的声音灌了满屋。

  闲人做意会一般的谄笑,给林大夫打开里卧的门帘,林川看到岳离跽坐在男人身侧,岿然像个人偶。

  男人意图动了动四肢,不出意外地被绑了结实,坚硬盔甲咯的胸腹发酸,身下毛毯再软也无法寻到个舒适的姿势,长长呼了口气,听到门窗有动,吱呀被慢慢推开。

  少年就那样看着男人遍布伤痕的背,他还在昏迷,没有清醒,自己却自他身后深浅不一的鞭痕中察味到从未接触过的痛。

  岳离就那样看着,看着江行远一声不吭,额上渗满的汗珠滑落与咬破了嘴角滑下鲜红刺眼的血混到一起。

  江行远怎能不知这“抱”里面的含义,切齿瞅着岳离,以如虎狼坚凛的瞳眸,“小子,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,放了他,然后滚远点。”

  听到这里江行远镇定许多,这藏剑应当既不是叛军的势力也不是自己的仇家,他暗想,或许只是贪图玩乐的纨绔子弟认错了人。

  门外三两个闲人凑到一起碎嘴,讲岳少又犯了什么邪乎,被一声清浅的言语打断,“你们家少爷玩条狗也要报给你们说?”

  回头看去,是林川摇着扇子漫步过来,“到时候帮着埋上死狗尸体,万万别被外人察觉出来。”

  这唐门也是有趣,被林川卸了根腿筋,倒还是在阴森的地牢里活蹦乱跳,一如折了腿的蚂蚱,惹尽观者的笑。

  直到男人流畅紧实的腰盘上淌下血来,落鞭的男人唾了口唾沫,朝江行远脑袋上泼了凉水,去解他的腰带。

  江行远一时难答,只听岳离笑出声音,清晰俊朗的少年脸庞上露出天真笑颜,俯下身凑他一旁,近的不能再近。

  江行远浑身颤了一颤反感躲了半分,另外半分因为身后绳索绷紧他的臂膀引起的阵痛而打住,蓦然有极大受辱的愤然,啐了眼前妄语的少年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rebeccadevono.com/dongwuyuan/60/